为什么野象不能麻醉(为什么不麻醉野象直接拉回来)

野象“旅行团”距离昆明边缘不到10km!专家解释为什么他们不能在麻醉状态下把它带回来。

今日晚报玉溪新民报讯(特约记者姜妍)昨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15头北迁的**象快乐地待在玉溪市红塔区洛河乡,被香蕉、菠萝等食物引诱到远离城市的清水河畔的草皮山上。山里的村民早已接到预警,待在家里躲避危险,每隔几百米就能看到大象经过。

为**大象造成的损失买单。

清水村村民唐文德在电话中说,昨天下午一两点钟,大家听说大象来了,都跑到各家的二楼往外看。这只小象看起来像一头母牛一样大。唐文德说:“大象走过田野。一开始看起来很悠闲,后来就跑了,速度还挺快的。”他介绍,清水河村老少100多人,地里种着玉米、蔬菜、花卉等农作物。虽然他们没有购买野生动物损害责任保险,但**已经承诺赔偿这头大象造成的损失。

除了参观田野,大象还去了村里废弃的老房子。根据他提供的照片,15头大象被分成几组,都是一头大象后面跟着两三头小象,站在水泥地上,头朝向旁边的草地和灌木丛,不知道在找什么。或者村民的保护人只是隔着一根柱子,静静的看着,不打扰。他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15头大象排成一行,在半山腰的树林里慢慢行走。山脚下红色消防车和几辆绿色渣土车待命,工作人员正在查看现场。

唐文德说,今晚大象会住在村子里。如果他们这样做,村民就会搬到二楼和三楼。

离昆明边缘不到10公里

大象还想要《西游记》吗?在云南省林草局的监控屏幕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无人机监控的实时大象运动轨迹。5月31日晚,15头大象被香蕉、玉米、菠萝等食物从玉溪大河南岸引诱到北岸。他们跟着喂食车进了岔路口,开始远离城市,这也证明了现在的喂食指导方法是有效的。

昨晚7时,大象距离玉溪市大营街6公里,距离玉溪市区11公里,距离昆明“前沿阵地”晋宁区边缘不到7公里,距离晋宁市区近30公里。北面是昆明呈贡新区,70-80公里,距离昆明老城区仅80公里。

昨日,在洛河乡**前方指挥部,记者见到了昆明市林草局的两名工作人员,他们奉命前来学习玉溪的防控经验。昆明拦截大象的“前沿阵地”晋宁区,也对大象入城戒备森严。

为了围追堵截15头大象,当地临时从董军、永新、致远等渣土车公司调集了约270辆20吨的渣土车,分路段等待围堵。君的曾德聪说,他们等了三天,吃住在车上,公司会送盒饭。昨晚9点左右,车队接到命令,打开通往清水河村的岔路口,抽调10辆左右渣土车驶入,执行封堵任务。

然而,现场也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昨天,在云南玉溪红塔区洛河乡玉溪大河路路口,几名**主播在大象经过的地方直播。在一个喂食区,一个主播捡起大象不吃的菠萝,用脚踩碎,捡起果肉给网友吃。主播声称已经跟踪大象四天了。随后,一名工作人员劝说主播,提醒其注意安全,不要私自前往管制区域。

链接:

另一方面,**象也在制造麻烦。

昨日,**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以下简称“版纳植物园”)透露,一群17头野生**象于5月24日凌晨进入版纳植物园,并一直在那里停留至今。这群野象从西双版纳**级自然保护区勐养子自然保护区南下。今年2月,他们短暂路过版纳植物园的南界。当时,这是该公园自1959年成立以来首次有野生大象到访。根据版纳植物园**象预警小组的监测,由于河水上涨的速度,大象多次试图穿越索罗河,但都没有成功。目前,这群野象已经逼近园区东部的作物保护繁育基地,基地内种植保存的旱稻、燕麦、油葵等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作物濒临灭绝。纳植物园正在紧急启动野象保护网等设施建设。

为了了解大象的踪迹,版纳植物园在野象可能经过的路线上安装了红外摄像头,使用无人机和红外热像仪24小时搜索野象的踪迹,在一些危险区域和绿石林等景点封闭道路,严格控制人员和车辆。在大型哺乳动物研究人员的指导下,与当地**、林业部门、自然保护区等沟通协调。在做好人员安全防护的同时,尽量减少对野象的干扰,尽量保护珍稀濒危植物不受野象的取食和破坏,引导大象返回迁徙路线。

**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位于云南省勐腊县勐仑镇,占地约1125公顷,收集植物13000余种,有38个植物专类区,保留原始热带雨林约250公顷。它是**最大的植物园,种类最丰富,数量最多,也是世界上向公众展示室外植物种类和类群最多的植物园。(据新京报)

野生大象迁徙路线图

2020年3月,16头原本生活在西双版纳**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象从西双版纳出发。

2020年7月,普洱市首次检出16头野生**象,思茅区南屏镇大开河村有1人*亡。

2020年8月20日,野生大象抵达思茅区香溢镇大寨村。

2020年12月,大象首次造访普洱市墨江县,并产下一只小象,总数增至17只。

2021年4月16日,17头野象北上玉溪市元江县觅食。

4月24日晚,两人回到普洱市墨江县。

5月16日凌晨,剩下的15头野象进入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兽群变成了成年母象、公象、亚成年象、小象和不到半岁的小象。

5月24日20时,14头野生大象来到玉溪市峨山县,住进了杜大伟村。其中一只小象“喝醉了”

了”,因为睡过头,掉进了杜大伟村小寨组。

象群

5月25日,掉队小象追上象群,当时象群进入峨山彝族自治县阳进房老村。此后在峨山县逗留至5月28日

5月29日,象群进入峨山县北侧林地,观测难度加大,持续使用无人机实时跟踪

5月30日傍晚,15头**象群迁徙至玉溪市红塔区洛河乡大湾村尖山哨坡附近

5月31日,野象到达玉溪红塔区玉溪大河附近,洛河乡与大营街街道交界处

6月1日,经投喂食物引诱,进入云南玉溪红塔区洛河乡清水河畔的草皮山,远离城区,但距离昆明越来越近,离最“前沿”的晋宁区已不足10公里

象群北迁是特例 麻醉带回不现实

昨天,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云南**象项目主管曹大藩在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就人们关注的几个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1、这群象为什么会“北迁”?

自我国开展**象研究以来,这么长距离的扩散就没有记录过,至少我的认知和**上并无相关文章,基本可以将这次的事情当做一个特例。它们迁徙的原因很多,可包含但不限于栖息地环境、干旱及食物的变化等,实际上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出一个科学的、有针对性的结论。有专家也讨论过是否因为迷路,或是本身就是一个随机的选择,在我看来都有道理。确实对于象群的活动,基于目前所能得到的信息,专家也只能推测,而无法定论。这更说明我们应该扩大和加强**象习性、栖息地利用状况、适宜栖息地等全方位、多角度的实用型研究,为今后**象保护提供更多依据和参考。

2、如何才能让这群象回到普洱或西双版纳?

如果能以人为阻隔加引诱的方式,尽可能减少接触的情况下将象群“带回”,将是目前最好的状况,但很难。这就像你很难完全控制一个3-5岁小朋友在对食物或玩具渴望时的行为,何况这些“小朋友”们不仅跑得比你快,还强壮到你完全无法控制它。

可不可以麻醉了以后送回原栖息地?麻醉象群并不象我们在电视、电影里看的那样简单,中间的难度极高。上个月我们津巴布韦的同事刚帮6只非洲象搬了家,运输中采取了麻醉,这6只都是被人类抚养长大的孤儿象,年龄在3-5岁间,都未成年。尽管如此,这次行动也准备了数月之久,经过多次流程规划和数次演练,现场的兽医团队和运输设备都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调配的。而我们的“断鼻家族”是15头野生象,其中还有3头和妈妈寸步不离的幼象,很难找到象群散开的机会让人们使用***,而一次转移运输这么多大象工作量难以估量。而我更在意的是如果通过麻醉转移的方式,将会对整个象群后续的生理和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而这影响带来的变化会给生活在当地的居民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3、这群象北迁是由于环境改善吗?

我也见到了许多文字描述,有一些将大象“北上”的事情描述成为了“环境改善”等等。可以肯定,云南**、林业保护部门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为云南省的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投入极大,也确实让云南省内的生态环境有了极大的改善,但是这些和象群北上行为基本没有关系。

4、**象真如宣传的那样可爱和温顺吗?我们该如何与象相处?

大象也并非现在部分媒体和**描述的那样,对于人类是一个可爱、温顺的动物。相反,对于人来说,**象是一个充满危险的物种,**象和人类在很多方面都很相近:都是以家族为单位生活、对于家族生活充满热爱、对于家族成员充满关心……但这些并不能成为我们可以无限接近,或是围观**象的借口,反而应该成为我们远离象群,不打扰,不惊吓的原因。

对于任何一种野生动物,本能的对于自我安全的防护和对幼崽的保护,都会做出超出我们认知的防护或反抗行为,如果考虑到这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象活动区域会出现的各类预警安全防范人员和警示标语了。

希望能对正在“围观”的各位有个提醒:大象固然可爱,但请记住他们依旧充满野性和危险,保持足够的距离,保持足够的尊重,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它们的!

5、有关机构在这次大象北上中做了什么?

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象群伤人的事件发生,这真的要感谢众多没有出现在**画面里辛苦付出的工作人员了:24小时跟踪监测,及时发布预警信息,进村入户安全提示……我早些年参与过一些类似的工作,了解其中的辛苦,他们的付出值得被尊重!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