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过年晒娃发朋友圈的好句子(2021一句话简单的晒娃句子)

[专家意见]

作者:沈(****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教育立法研究基地主任[教育部政法司与****大学共建])

百度上有个新的**词叫“分享”,意思是习惯性地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孩子的动态和照片。这个英文单词实际上是共享养育(shared parenting)的组合,是由密歇根大学C.S. Mott儿童医院在一项全国性调查中创造的。可见,阳光下育儿的现象在国内外都非常普遍,影响也是巨大的。

日光浴可能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从表面上看,晒娃主要是一个家庭的私人领地,是父母是否愿意以及如何愿意展示家庭私生活的问题。它遵循“法律不禁止自由”的原则。换句话说,只要法律没有明确限制,父母都是自由的。的确,父母,尤其是年轻的父母,在面对一个新生儿的诞生时,往往会沉浸在兴奋和惊喜之中,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分享孩子成长中的一点点变化。很多家长认为这只是一次快乐的分享,与他人和法律无关。但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无论是孩子的照片还是各种信息上传到网上,其传播范围和速度,尤其是数字信息的持久性,可能会对孩子产生超出家长想象的影响。

有学者指出,父母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孩子个人信息的过程,也是塑造孩子数字身份的过程。美国研究科学家克拉克(Clark)表示,当孩子大到可以使用社交媒体时,许多孩子已经拥有了父母创建的数字身份。因此,一些人开始担心过度分享可能会给孩子的安全和隐私带来隐患,许多父母也逐渐意识到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过多的孩子信息可能是有害的。例如,当社交媒体上分享的细节过于私人时,或者当孩子长大后,孩子可能会感到尴尬。所以,在这看似人性的背后,确实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关注和深思。

孩子的安全取决于给孩子洗澡。

首先是安全,包括孩子的个人信息安全和人身安全。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是当今世界最受关注的公共话题之一。我国2020年颁布的《民法典》第1034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鉴于儿童信息保护的特殊性,2019年,我国出台首个《儿童个人信息**保护规定》,明确了**、监护人、行业组织、社会公众的合作共治机制,要求“儿童监护人应当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教育引导儿童增强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和能力,保护儿童个人信息安全。”现实生活中,很多家长在晒宝宝的时候,都不会把好友分组。有些家长在公共平台上发布孩子的照片和个人信息时,并不一定进行处理,有些家长在分享时甚至会显示实时定位。这些信息包括孩子的名字、长相、幼儿园或学校的出勤情况、班级、家庭住址和时间、性格线索等。一旦被恶意的人连接,就可以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孩子个人信息链,造成信息泄露时的人身安全隐患。此前有****上海李先生在朋友圈“晒娃”,这是微信好友敲诈170万的案件。更可怕的是,如果父母分享孩子的**,甚至可能被一些“恋童癖”盯上。他们下载儿童图片并在****上出售。

此外,一些孩子表示,因为父母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他们的照片和信息,他们在学校受到了同学的嘲笑,甚至遭受了校园暴力。不久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全球青少年提出了一个问题:“关于**欺凌,你想知道些什么?”“如何防止我的个人信息被利用或用于在社交媒体上羞辱我?”位列**问题。对此,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专家和国际**欺凌和儿童保护专家给出了以下建议:“在互联网上发布或转载任何信息前,请三思。3354它可能永远**,可能被用来伤害你。不要透露你的地址、电话号码、学校名称等个人信息……”孩子的个人信息与其人身安全息息相关。儿童基金会的这一建议不仅适用于儿童本身,也适用于他们的父母。

晒娃背后的儿童权益还是要揭秘的。

日光浴涉及许多儿童权利,是国际和国内法保护的重要内容。1989年第4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并于1992年4月1日在**生效的《儿童权利公约》,不仅是世界上大多数**签署的国际公约,而且进入了许多**小学的课程,对促进和保护儿童权利产生了深远的影响。003010把孩子当作独立的个体,基于孩子的利益而不是父母或社会的利益来保护孩子的权利,树立全新的儿童观。它不仅规定了儿童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和隐私权等权利,还确立了保护儿童权利的“最大利益原则”和“参与原则”,即“一切涉及儿童的行为,无论是由公立还是私立社会**机构、**、行政机关还是立法机关实施,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考虑”。以及“确保具有独立能力的儿童有权就影响他们的所有事项自由表达意见,他们的意见应根据他们的年龄和成熟程度得到适当考虑”。这些原则的核心思想是将儿童的最大利益作为处理儿童事务的首要价值,并建立尊重儿童意见的法律文化。

随着我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对儿童权利的保护也在法律层面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020年《儿童权利公约》第一次明确了隐私权,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犯、披露或者公开的方式侵犯他人的隐私权。是一个自然人安静的私人生活和私人空间,私人活动和私人信息,是别人不想知道的”。虽然儿童年龄很小,但他们和成年人一样享有隐私权和其他公民权利。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在加强儿童权利保护的大背景下,2020年,我国对《民法典》进行了重大修订,突出了与《未成年人保**》的融合,明确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原则;强化亲子关系和家长的监护职责,增加“**保护”的内容,并向家长提出“提高**素养,规范

自用**

行为”之要求。这些新的法律精神、原则和规定,为父母认识、了解和保护有关的儿童权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父母应考虑子女的最大利益及其意愿

父母基于亲权人的地位,在孩子不具备自主判断能力时,**行使其各项权利。然而,这并非意味着父母可以任意处置之,父母本质上要受到“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和“参与性原则”的约束,应以有利于子女的利益而行使,并尊重子女的意愿。《未成年人保**》第19条规定,父母“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年龄和智力发展状况,在作出与未成年人权益有关的决定前,听取未成年人的意见,充分考虑其真实意愿”。该条规定清楚地表明,孩子并不是要一直等到18岁成年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事实上,根据《民法典》的规定,8周岁以上的儿童已经可以进行与其年龄和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8周岁以下的儿童虽然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但如果孩子本人表示了对晒娃的不喜欢或不愿意,父母也应当尊重孩子的意思表示。

《儿童权利公约》正在推动各国亲子法由“父母本位”向“子女本位”发展,德**庭法近年进行了多次重大修改,以彰显子女权利本位。其明确父母的教育目的是培养子女的社会独立性,因此应对父母的权威加以一定限制,尊重子女的自我意愿和观念的表达,令父母权利的实施方式和程度符合子女的年龄和发展状况。法国学者让·卡尔波尼埃指出,儿童的隐私权不仅可以对任何第三人予以主张,而且还可以对亲权享有者予以主张,因此儿童有权要求其父母尊重其隐私生活。在此方面,2015年10月,葡萄牙埃武拉地方**就向一对夫妇发布“禁令”,要求其不得在社交**上披露其12岁女儿的照片或者能够确认她身份的信息。法官指出子女并不是父母的所属物品,他们也有自己的权利,包括对自己照片的使用。

随着父母与子女之间关系的转向,我们应当认识到,在包括晒娃在内的很多司空见惯的事情上,需要重新认识父母的权威,反思是否充分尊重了子女的权利和意愿。不过,仍要明确的是,亲子关系毕竟不同于与第三人的关系,“只有当父母在目的或手段上严重背离子女的最大利益,且这种行为已经脱离了社会基本共识的,**才能行使监督职能”,否则也可能构成对私人领域或父母亲权的过度干预。

亲子关系面临法治化的挑战

亲子关系在历史的发展中不断经历着变迁。晒娃的是非争论背后,是儿童观、亲子观的问题,是儿童、父母和**的关系及彼此间的适当距离问题,隐藏着**千余年家庭关系的影子,有其合理性,但也无可避免地要接受法治化的挑战。特别是在我国的文化传统中,家庭内部的关系很多时候都被视为一种自然的生活关系,受伦理而不是法律的支配。但随着法治进程的发展,特别是《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未成年人保**》的修订以及正在制定中的《家庭教育法》,我们看到家庭关系正在逐步进入法律的调控视野。然而,法律离不开现实的土壤,徒法不足以自行,如何在东西方文化之间、传统与现代之间、法律与实践之间的种种张力中推进儿童权利发展,仍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复杂课题。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09日14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