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克高考艺考生怎么用(夸克浏览器高考模式)

沈彩静原创

作者|唐亚华

编辑|沐风

最近经历了十年寒窗的同学们结束了——高考,这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阶段。接下来,在to be no.1面前,压力来到了志愿填报部分。

因为这是张志远未来的报纸,没有一个学生的父母不关注它。短时间内需求猛增,瞄准其商业价值的机构和个人纷纷跟风。

300元卖的志愿者卡比较少。3500元的一对一志愿咨询,更多的是提供几万到几万的专家服务。至于这个服务背后的含金量,可以说是极不均衡。

正规机构和申请人在行业深耕多年。他们不仅能给出准确的申请方案,还能根据学生的性格和能力选择专业。甚至后续的考研、留学或就业**都已经规划好了,做好了适当的学业生涯规划。

有的机构用一个月甚至三五天的速报老师,在短时间内接待大量学生,每个学生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通过智能系统草草给出一个方案。甚至,有些院校为了避免不录取和退款,申请者通常会选择最保险的方案。学生好成绩沦落到差学校,机构为了赚钱抛弃学生前途。

高考志愿的背后,是时间短、需求集中、几乎不回购的一锤子买卖,这也给了想赚快钱的机构赚钱的机会。毕竟选择学校和专业是一门对专业知识要求很高的学科,超出了很多普通家长的能力。有必要诉诸工具和谈判。

从业者提醒,面对市面上纷繁复杂的志愿辅导机构,学生和家长要提前做好功课,把自己的研究和外力结合起来。毕竟最了解自己特点的还是自己。

高考志愿规划,一个面向生活在山西的数万山陕州家庭的方案,最近帮助我高考完的弟弟了解志愿信息。她在网上联系了一家中介,对方说:“山西省的咨询价格是4980元。经过网上交流,老师给出了一些建议。最后,我们双方都同意,如果我们没有被录取,我们可以全额退款,或者明年继续提供服务。”

她注意到,在很多短视频平台上,都有博主在谈论志愿服务,也有推广志愿者卡和付费课程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还有一些线下一对一咨询,价格高达万元。她陷入了艰难的选择。

目前市面上帮助填报高考志愿的主流形式有两种。一种是卖志愿者卡,价格几百元,输入个人信息后可以给出相应的方案;另一种是一对一举报服务,线下和线上都有,收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是志愿者卡销售领域的代表性公司。它的卡价是360元,背后有一套智能系统。购买后,学生通过网站或APP登录。输入个人高考分数、城市、喜好等信息后,系统会智能匹配符合学生报考要求的院校。

创始人耿忠诚告诉沈然,他们的定位是做数据平台。因为2014年创业之初,他就注意到高考志愿填报对数据的依赖性很高,需要每所大学、每个专业的录取数据。搭建一个数据平台,可以帮助学生和家长提高效率。经过打磨,他们推出了面向C端销售的志愿者卡。

很多人是从志愿者卡上知道这家公司的,但卡的背后是一个信息平台。“现在注册用户近300万,C端用户可以观看3000多所高校和1

志愿者卡对应的一对一人工服务是一个成熟的业务。代表有蝴蝶志愿者,完美志愿者,高考帮,快乐学

“教师英才志愿填报”创始人、资深填报老师约翰杨(John young),曾经是一名文化老师。从2015年开始,每年找他做志愿者的学生不下百人。他还常年跟踪大学和专业。每当他旅行时,他喜欢把当地的大学作为重点目的地。2018年正式成立公司,志愿**填报高考咨询行业。

他们主要从事线下业务。目前有**、河北、辽宁、郑州五家线下网点。每个线下网点每年服务的学生人数大概在150 -250人左右。收费:**8000-12000元,三四线城市3000-5000元。艺术

该类学生的咨询费比普通考生高2000元左右。一个毕业季单个网点收入在百万左右,其中策划人佣金占一半费用。

在他看来,这个服务是刚需。“大部分省份志愿指南里的学校都有专业和分数,是按顺序排列的,但是河北是按学校首字母排序,没有分数,很多学生和家长看不懂;还有很多人对专业一窍不通,比如大数据、数字媒体技术等。还有人觉得酒店管理之类的专业就是服务员。”

学生填志愿需要很长时间,约翰杨总结了很多经验:戏剧文学和汉语言文学,一个是艺术专业,一个是文学专业。有时候这两个专业在一个大学的同一个学院,很多老师是共通的。80分的院校,艺术生300多分就能进,这也是一些专业的特招。

曲线救国的方式;兰州大学和**第二外国语学院分数线在几乎无差异的情况下,如果学**专业,不在乎学校,可以优先选择到**上学,但如果将来要考编制,学校可能要摆在第一位,那就更适合去兰州大学。

他认为,规划师就像厨师,普通人学一年也能干,但很多人不愿意去学,入行不难,难的是后续对行业的深耕,填报时的效率和专业程度。杨帆去年帮助210多个学生填报了志愿,包括本科、专科两批次,“我高峰期一天能填50个左右。”

看似志愿卡和人工填报服务是直接竞争关系,但耿忠诚强调,二者是协作关系,“我们的信息系统是人工填报服务的上游,我们提供工具,帮助老师去解决基础数据的整理和收集。早期有人猜测这种大数据平台发展起来会让志愿填报规划师失业,事实证明并没有,它帮助咨询老师的工作效率和客单量急剧上升。”

规划师一个月速成,临时搭班子,几分钟出方案

生意火爆,盯上这门生意的人就多了。

深燃联系到某高考规划师培训机构,对方声称零门槛就能学,收费5380元,一个月之内每周四天,每天晚上一节直播课,有53个大的知识点,16次课之后参加考试就能拿到高考志愿填报师初级证书,“这是转化变现非常快的一个行业。”

对方声称,学完之后可以自己接单,他们也能给推荐到一些固定合作的机构。“生源不用担忧,我们合作的机构每年都有大量需求。”

很难想象,高考志愿填报中最核心的填报师,入行门槛竟然如此低。

然而,行业的乱象远不止于此。

元宋曾在某高考填报志愿机构工作过一年多,据他透露,如果是高考之前就报名咨询的学生,相对来说还能获得充裕的时间做相应的信息匹配和规划,而且高考前还有一些类似“强基**”等机会。但在高考成绩出了之后才去咨询的人,大多是被填报师敷衍应付过去的。

因为这样的机构,一年可能就只有这三天的生意,需求量大而老师供给不足,而部分机构只想赚快钱,捞一笔就走。这种时候他们的策略通常是,先制造焦虑,向家长渲染填报志愿的重要性,一旦出了问题就无学可上,目的是先把钱收上来。

元宋之前所在的机构,2020年高考季几天时间就收入了800多万元,“有几天钱都收不过来,一直收到凌晨。”

当时机构的填报师只有五六个人,收了钱却消化不了对应的需求,机构开始临时拉人凑数。“十几个销售业务员都成了咨询师,简单培训一两天就上手了,负责电话销售的**也去给家长学生填志愿,还是不够,于是又从外面找了一批艺考培训老师,简单指导了一下流程也上岗了,他们不管学生的终身大事,就想着把钱先赚了。”

而且,元宋提到,很多“老师”高中都没毕业,但被包装成海外留学、清北毕业生、资深填报师来服务客户。

此外,这类型机构通常跟学生签署了不录取便退费的合同,所以为了不产生退费,“很多老师通常都不会给学生选能冲刺一下的学校,因为需要承担风险,他们选的大多是保底的学校。我记得有一个学生的成绩完全可以上一个还不错的公办学校,最后有老师给选了民办学校。”

这些老师的专业程度也很受质疑。他介绍,有一个学生强调了不想上宁夏大学,但咨询师把话听错了,记录了想上宁夏大学,还收了不少钱,后面家长来**,才把钱给退了。

填报师通常是跟学生进行简单的沟通后,利用后台系统给出方案,然后在系统方案的基础上挑几个学校给到学生,“全程可能用不了5分钟就把方案出了”。

元宋最终离开这个行业,就是觉得行业太乱,而且这门生意门槛不高,不可持续。

杨帆也指出,行业的主要问题在于,填报师的专业度参差不齐,而且行业内没有一个评价标准,填报好坏与否,也无法得到验证。

此前就有用户在黑猫投诉上提到,“用了志愿卡计算可能的填报学校,按照系统建议填报的六个大学一个都没录取,而系统号称考上概率在70%以上。最终录取我的是我自己填报的保底大学,比我高考分数低了20分的学校。”

另一个用户投诉称自己2021年花费1万元找了填报志愿辅导机构,“照他们所说填了一所学校,三个专业,他们保证百分百能录取。我担心有风险,自己又填了四个学校,最后被后面四个学校中的一个录取。按照协议他们应该退费,但对方拒绝退款。”

高考填志愿,如何避坑?

很多人纠结,高考填志愿,到底有没有必要咨询别人?答案是肯定的。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提到,“要保证学生的分数利用最大化,还要确保选到的学校的声誉、专业,未来的升学、就业等顺畅,**现在有3000多所高校,很多学校除了985、211、双一流等评价标准之外,还牵扯到地理位置、社会资源等,这些判断不是普通的家长能够轻易做到的。”

他认为这样的咨询是有市场、有价值的,但问题在于供给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导致了价格虚高,乱象频出。

既然有必要,对大多数首次接触到高考志愿填报咨询行业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应该怎么辨别和挑选?

杨帆指出,其实几句话就能问出来填报师的水平。“第一,我这个分数以后想在大城市工作怎么办;第二,我将来想读研,是否考研的难度比较大;第三,我想从这个阶段就为将来的出国做打算,该怎么选大学和专业。”

他认为,能把这三个问题说得头头是道的老师基本上业务能力是过关的,这其中的关键点在于,不浪费分数帮学生匹配到几个学校本身不难,难的是这个老师对于学生未来的学业生涯规划,考察他能否从当下开始就进行准确定位。给出填报方案是第一步,更有价值的是他懂该学校该专业的后续就业、考研或留学方面的前景。

另外他提到,选填报师不仅要看从业年限,更要看服务人数。

元宋给出的建议是,如果在高考前就咨询这类型机构,相对来说有一点价值,但在出了分到填报志愿的几天时间里,花大价钱也不一定能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到这个时候就没有选择的必要了。”

几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没有必要选择太贵的填报机构,在这个领域,价格和价值之间不见得完全等同。

杨帆认为,不管是系统还是人工给出的方案,都只能作为参考,“希望家长们还是要靠自己,要利用好工具,而不是依赖于工具,对自己最了解的还是自己。要客观分析大学和专业,与自身的能力、个性、爱好、不足结合。同时,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等很多基础产业需要大量的顶尖技术性人才,也可以考虑,不要过分迷信热门专业。最后,一定要看清合同中的服务条款。”

至于填报高考志愿这门生意,看好和不看好的人都有。

元宋认为这项业务只是赚个信息差的钱,门槛太低,家长研究一个月也能搞清楚,季节性强,需求过于集中还没有复购,撑不起一门长期生意。于是他转做了教育培训的其他分支。

但也有一些机构,高考季做志愿填报服务,平时做填报师培训业务,淡旺季搭配,生意也做得风声水起。

优志愿这样的数据平台,也在将用户的使用生命周期拉长,“现在高一就要选课,所选的三门课的组合和未来上大学选专业也是有关联的,比如想做医生、工程师,或者想学计算机,就要提前关注这些大学和专业的要求,针对性地选课。很多家长就开始提前规划,现在我们平台上有40%的注册用户是高一高二的学生或家长。”

未来的高考志愿填报,系统类型的志愿卡和真人的一对一服务仍将是主流。人工智能大数据系统可以标准化、规模化服务用户,随着数据不断完善和样本量增加,也将释放更大的价值。

另外杨帆认为,在填报志愿的业务上,填报师的职能应该延伸到学生的学业规划,把生命周期往长再拉一拉,形成一个完整闭环,做整个学业生涯规划指导更有价值。并且,为应对短期集中的需求,“应该让学业生涯咨询常态化,把高考填报志愿咨询变成教育咨询。”

*题图及文中配图均来源于视觉**。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姗姗、元宋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