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真的可以自我控制吗(在梦中可以控制自己醒来)

一个人平均每晚做五个梦。晚上平均每60-90分钟做一个梦,每个梦持续5-20分钟。如果把所有的梦加起来,一个人会在梦里活六年。当你醒来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做过梦,或者只记得一个梦,只是因为忘记了之前的梦。晚上忘梦不一定是坏事,因为人类的梦大多是不快乐的。根据大量受访者对梦的报告,77%的梦是负面的,梦里运气不好(41%)的频率是运气好(6%)的7倍,梦里失败的概率高于成功的概率。

甚至大多数人类的噩梦都是相似的,在不同的文化中可以分为有限的几十种类型。举个例子,

大多数人至少经历过以下一种不舒服的梦:

公共场合的尴尬和**

亲人和朋友的*亡

被坏人或怪物追赶

从高处坠落

中度危险

着火

那么,人为什么会做梦呢?为什么大多数梦都是消极的?如果有,如何操作?

为什么那么多人的睡眠周期分为快速眼动期和非快速眼动期,而且大部分的梦都发生在快速眼动期?如果一个人从睡眠中被唤醒,80%处于快速眼动期的人会报告自己在做梦,而在其他时期被唤醒的人只有40%会发现自己在做梦。

这是因为在REM期间,大脑皮层会接收到来自脑干的随机信号。大脑皮层将这些信号作为种子,结合做梦者白天的心情、周围的噪音等。并编造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从而形成了一个梦。在非快速眼动期,一些其他信号也可能引起人的梦,但非快速眼动期的梦往往更像抽象的思想,而不是生动的梦。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相当于人脑在玩一场打牌讲故事的游戏。脑干相当于一个**随机向大脑皮层发出K、Q、J、A等信号,而大脑皮层则根据给自己的牌,编造一些关于国王K、王后Q、王子J或路人A的故事。

动物的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等。大概和动物面对天敌时的假*反应是同一个进化起源。但是,假*反应是动物在现实中面临极端危险时的真实反应;快速眼动睡眠中的梦是梦里危险场景中动物的虚拟练习。快速眼动梦和假*最大的共同点是肌肉麻痹。如果REM阶段向觉醒阶段的过渡紊乱,就会出现睡眠麻痹或“鬼压床”。人醒来时,肌肉麻痹,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心脏好像被禁锢在自己的身体里。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梦?有时候,有的人会做连环噩梦,同一个噩梦主题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很多天,给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困扰。对于经历过灾难或丧亲等精神创伤的人来说,创伤的象征也可能在梦中反复出现。

这种持续而严重的噩梦对人的心理状态影响很大。一项针对624名高中生的梦研究发现,做严重噩梦的学生比那些在现实中遭受巨大痛苦的学生更容易患焦虑症,比如父母离婚。

在这些时候,为了减少痛苦,你需要改变你的梦。可以考虑接受心理治疗,服用药物。有研究表明,经常做噩梦的抑郁症患者在连续服用抗抑郁药后,梦里的负面情绪更少,梦境更生动,更多的是亲密和性梦。擅长梦境治疗的咨询师也可以帮助患者描述和模拟梦境,练习用更积极的梦境代替噩梦。药物治疗对噩梦有效,因为梦是人的真实性格、过去历史和现状的反映。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梦想;知道——你可以通过一个人做过什么梦来知道他真正的心理特征。

研究人员请来了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根据人们过去的经历、心理测试问卷和梦境报告来判断人们的心理特征,判断结果高度一致。不同性别的人和不同类型的精神疾病患者有不同的典型梦。

auto” />

控制自己的梦控制自己的梦,前提是你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并提醒自己改变梦境。很难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关于识别梦——一些传说,比如“梦里拧自己都不会觉得疼”“梦是黑白的”

」 等说法并不太可靠,彩色的梦和自致疼痛的梦并不少见。

甄别梦境的有效方式,是寻找环境中不可思议的奇异现象,如房间里有一只斑马走来走去,桌子上的一杯冷水燃起了蓝色火焰,或者周围环境散发出怪异的色调。经常有效的一个简单办法是,打开一本纸书或手机电子书,看看你是否能认清上面的小字;很多人都发现,在梦里无法阅读小字。

那么,当成功发现自己身处梦境之后,又该怎么办?

这时有两种选择:做一个被动的体验者,把梦境当成一场身临其境的3D电影,而自己是观众;或是做一个主动的游戏者,把梦境当成–个逼真的开放场景视频游戏。即使选择了后者,你也不一定能像神仙一样呼风唤雨、点石成金、为所欲为。但你确实拥有了极大的选择自由,因为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引起醒来后的现实后果。你可以痛骂那个你现实中厌恶却不敢骂的人;你可以向现实中暗恋却不敢开口的人表.白;你可以尝试各种冒险运动。总之,你可以更自由地做各种现实中会胆怯的事,仿佛你在玩一个大型VR游戏。

除了在梦境中玩游戏外,人还可以想办法利用梦境,寻找白天面临的棘手问题的答案。靠做梦解决难题的最著名例子,是凯库勒发现苯环结构这个老掉牙的故事:凯库勒一直以为苯分子是直线结构,困惑于其奇特性质。直到凯库勒梦见一条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巴,才猜想到苯分子其实是环形结构。

凯库勒能从梦中悟出真相,是因为在做梦时,人脑负责空间想象的视觉皮层高度活跃,而负责逻辑推理审查的部分前额叶区域变得低迷。白天,人的空间想象总是受到关于现实的信条的审查限制,因为这才能让人避免陷入海市蜃楼般的幻觉、做出失足落水之类的傻事。而在梦中,人可以摆脱这些信条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如果梦中挣脱的信条恰好是一个错误信条,而想象力的方向恰好是正确的方向,那就可能导向类似苯环结构的创造性发现。

为了验证这一点,研究者令99个大学生在计算机.上进行三维迷宫探索任务,然后打盹或者**90分钟,并重新测试走迷宫的成绩。那些在打盹时梦到了迷宫场景的人,其解决迷宫的成绩提高了十倍。因为做梦期间,强大的空间想象和记忆资源被用在了迷宫任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