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里面单志刚是不是丘山(丘山为什么讨厌司藤)

103010的剧情越来越烧脑,非原著中司腾和白英的关系还有一些疑点。由单志刚改编的角色是一个谜。

事实上,很容易理解白英和斯特恩是一体的。司腾多次强调“一半”这个概念。如果角色明确给出“分裂”二字,观众瞬间就能得到。

但“魔”后的男人单志刚,就没那么好猜了。他是什么身份?早期的作者已经为很多细节做了铺垫,我们不妨深入分析一下。

目前剧情已经给出了三条直白的信息,指向铁杉和秋山。

第一条信息是单志刚有超能力,这是他第一次见贾桂芝时透露的。况且他知道贾桂芝杀的藤条,所以在被贾桂芝劫持时隐藏了自己的能力。

第二条信息是单志刚认识司腾,和她有一定的世仇,所以讨厌植物。见到斯特恩后,他情绪非常不稳定,不断在秦方面前贬低斯特恩,希望他远离斯特恩。

第三个信息是单志刚对阎有特殊的感情。当他第一次见到严时,他主动提出帮助他改善工作条件。最后,他摸着头喊了一声“阿福”,这显然是长辈的手势。

而且由于颜的闯入,他直接放弃了杀*沉睡的斯特恩的打算,显然是因为对颜有着特殊的好感。这三条信息中有两条都指向秋山。

关于单志刚的真实身份,有几个隐晦的信息。

首先,司腾在用他的红伞刺探信息的时候,给了单志刚一个“他是个普通人,但是感觉怪怪的”的认证。这暂时排除了单志刚是蚊蚋的嫌疑,但他让司腾觉得很熟悉。

而且在司腾通过茶具窥探的单志刚的过去,作家特意让他在古玩店亲自挑选茶叶。

具,似乎在暗示他的爱好偏向“古人”。

其次,单志刚和一个古代女子有关系。在他家里,有一幅古装美人在花海中的画。导演特别给

这副画特写一定有其用意,可能会涉及前世今生的故事。

结合这些信息来看,单志刚的真实身份应该是司藤在民国时期认识的人,剧组公布的杀青照还有一个佐证,那便是单志刚的古装造型与丘山极为相似。

两人都是道士打扮,且他们的发型都钟爱留两簇碎发,使用的发簪造型也非常相似,所以单志刚要么是丘山本人,要么便是丘山的同门师兄弟。

鉴于悬门众人没有提及丘山还有同门师兄弟的存在,所以他是丘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若单志刚是丘山,他为何会变年轻?超能力又是怎么来的呢?

其实,《司藤》第一集便已经提前给出解释了。

这部剧的原著世界观设定是传统人妖并存,影视剧改编成了外星基因影响地球上的植物形成新种族苅族,第一集中科普达人白金提出过一个“超磁球体”。

这个超磁球体来自外星,长得像地球上的九眼天珠,它有摧毁和再生苅族的能力,丘山苅变司藤使用的陨石,便有天珠纹路,应该就是“超磁球体”。

而单志刚的超能力,便是源于他手上一个类似天珠的东西,离开天珠他是没有办法与苅族一样从身份里散发超能力,司藤判断他是人类应该没有错。

回看司藤回忆中关于中年丘山的剧情,你会发现丘山手上也有类似的手链,并且单志刚天珠散发的能量和丘山法术特效都是蓝色光电。

关于这个珠子还有个信息量很大的细节。

单志刚在贾桂芝家中听到他们在谈论九眼天珠时回忆了两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是年轻长相的单志刚在烟雾中抬起头,此时他带着黑色的“天珠”。

第二个镜头是一个未露面的老人从盒中取出类似天珠的石头,此时他手上带着一个半透明蓝色的“天珠”,并且老人的衣服与第一个镜头里的单志刚一模一样。

综合这些信息推测一下,应该是老年丘山在濒*时意外发现了“超磁球体”不仅仅能摧生苅族展现超能力,还可以延长人类的生命,让丘山变年轻了。

丘山手链上原本的珠子发生颜色变化,应该是它能与“超磁球体”融合在一起,这颗珠子也可能是另一条信息伏笔。

这里便能解释为什么丘山会突然失踪,因为他不是苅族却因超磁球体有了苅族的长生和超能力属性,已经有一点像半个苅族人了。

这种情况下,他选择隐姓埋名变成单志刚很正常,不过这个“超磁球体”对人类应该是有副作用的,所以单志刚才会经常出现排异反应。

意外推陈宛落水的剧情便显示单志刚当时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初见司藤时他的因情绪波动吐血,这个角色后期很有可能会恢复中年丘山的模样。

无论单志刚还是丘山,在剧版《司滕》里都是经过“魔改(非贬义)”过的,单志刚的身份复杂化了,丘山的设定也更加人性化了。

原著里丘山很像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以除妖为正义追求,并且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利用司藤为自己博名声,却又痛恨鄙视司藤。

不过,丘山对妖毫无怜悯,与人类相处却是有温情存在的,他会因小徒弟颜福瑞为自己乞讨食物而心疼不已,两人的师徒情并不虚假。

或许编剧也是从丘山晚年的落魄与对徒弟的细心照顾中找到了灵感,给了他更人性化的设计,让变成单志刚的他因内疚对秦放给予了真心保护。

并且,从剧照透露的信息来看,编剧可能也给中年丘山增加了一个厌恶苅族的理由,比如,他年轻时便苅族之间存在一些恩怨。

金泽灏(单志刚饰演者)的古装扮相与一个绿衣女生角色同框过,她的造型与单志刚家中的美人图一致,明显剧情增加了伪前生今世故事线。

如果金泽灏的古装扮相就是丘山年轻时期的话,这位老道长恐怕还有一段与苅族有交集的红尘情缘,这给他虐待司藤、极度排斥苅族提供了一个理由。

这样的改编好处是丘山这个人物更加有人性了,剧情也增添了悬疑色彩,但坏处是原著里丘山对司藤的虐待太过残酷,原著粉未必希望看“凶手背后的故事”。

但从戏剧化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改编其实很聪明。

丘山虽恶,却如《新白娘子传奇》中的法海一样可以通过多个视角进行艺术的再创作,只要人物改得新颖且逻辑自洽,便是合格的。

当然,这些推测是基于目前剧情细节而来的,单志刚到底是丘山利用“超磁球体”返老还童,还是一个与丘山同一出脉新悬门人物,还要看编剧如何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