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乔路在哪里?(上海有条路叫延乔路)

据《合肥日报》**,合肥市堰桥路最近“火”了。在庆祝*的百年诞辰之际,许多人专程前来参观献花,甚至上了热搜。全国各大媒体纷纷**,网友评论五光十色。那么,当初为什么要给这条路命名呢?我觉得有必要写一下我的经历。

早在1955年,作为安徽省省会的合肥市就定下了“城市道路名称应按省名适当位置命名”的“规矩”。比如市区被东西向的淮河路和长江路包围,亳州路位于淮河以北,寒山路位于江淮之间,九华山路位于长江以南,大致就是这样。当时没想到合肥会突飞猛进的发展。到了90年代,安徽的县、河、山甚至镇的名称基本用完,道路命名面临“无米之炊”的困境,需要有所突破和创新。1994年合肥经济开发区建设期间,规划专家夏有才提出了以黄山七十二峰命名道路的新思路。本市一位**同志倡导用繁荣、辉煌、昌盛来命名主干道,寓意着“建设新合肥”的美好愿景。这些意见形成决议,构成了合肥经开区道路命名的框架。

进入新世纪不久,合肥经开区将肥西县一部分属于桃花的土地划入,新建的道路将有无名之虞。这一带位于合肥的西南部,所以我咨询了安徽省西南部的安庆。安庆进一步“挖潜”,报了一些寓意好、有文化内涵的名字,但也提供了一批烈士、英雄的名字,如陈延年、陈乔年、王步文、邓稼先、程长庚、严凤英等,希望能在省会合肥的道路上使用。

当时合肥的地名命名流程是:规划部门在编制道路框架的同时提出道路名称意见,由地名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专家进行论证和修改。民政部门决定以市地名委名义上报,市**批准并公布。按照《地名管理条例》的说法,“人一般不会以他人命名”,这也可以理解为必要时的一种突破。我在主持地名专家讨论时指出,各地做路名的人不在少数,比如很多城市的中山路,**的张自忠路,上海的安澜路,哈尔滨的赵一路,南昌、赣州的天佑路,醴陵的左权路,合肥的纪念烈士的西游路。安庆的意见可以考虑,这些名人可以当路名。当时在市地名规划办公室负责具体工作的张,主张把和谐合为一条路,叫“堰桥路”,说他们既是烈士,又是兄弟,不应该分开。专家认为这个想法很好。既纪念志存高远的先烈,又避免了一个城市的昆中、昆中两个路名。后来有消息称,2013年合肥市第四批道路命名后,燕桥路等一批道路名称已经确定并公布。

作为一名历史学家,对于*****的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和他的两个儿子和烈士,我是“山立,景走”的。40年前,我在陈独秀墓前写下了7个别出心裁的题词:“陈辅已经长眠,把他的文字独自留在人间。钟秀会风水,墓东十里是蓟县。”然后《合肥晚报》通过一系列考证,发表了一篇陈独秀生日的文章,指出《辞海》有误,《新华文摘》重印,《辞海》修改。在主持安徽名人馆建设的过程中,他们父子齐心协力,精心设计展览,摆放在显眼的位置。在他担任合肥市地名专家委员会主任期间,合肥先有独秀山路,后有延庆。

陈延年和陈乔年于1927年和1928年在上海龙华结婚,他们的坟墓也在这个龙华烈士陵园。当安徽革命军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