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抖音都是拼搏百天(抖音最新评论梗)

继智能手机和电子烟之后,罗永浩再次“突破”了一个风口行业,成功向吃瓜群众证明了自己形而上的体格。

7月10日是罗永浩在Tik Tok直播的第100天。本该是秀秀肌回顾业绩的好时机,但老罗却在这一天郁郁寡欢。

根据WeMedia发布的《直播电商主播6月TOP50榜单》,主播罗永浩仅排在第47位。根据新的数据,罗永浩的销售额暴跌97%,6月份的总营业额几乎减半,Tik Tok作为最大卖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对此,7月18日,罗永浩在微博中回应,称身体有病,精力分散,导致业绩下滑。”经过调整,单笔销量恢复到3000万.”

最后,老罗还不忘说,“想想你接下来要吃什么,不要那么担心创业者收入的波动。”

但四天前,老罗刚刚宣布正式进入脱口秀,加盟脱口秀大会第三季,重心可能会有所转移。

当Tik Tok的头部主播罗永浩开始对直播“暧昧”时,很多人猜测Tik Tok的电商转型名存实亡。

另一方面,罗永浩背后的直播公司疯狂掘金,不仅和淘宝交了朋友,还获得了一笔意想不到的投资。

在这种复杂的三角关系下,Tik Tok、罗永浩以及他们背后的直播公司谁胜谁负?谁背叛了谁?

“风口杀手”罗永浩

艰苦的生活不需要解释。’

这句让罗永浩红遍新东方内网的金句,也成为了老罗未来十七年的人生写照。

在**的企业家中,罗永浩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没有登上福布斯的富豪榜,入驻的品牌和企业很多都失败了,但他一直以**名人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

2010年,从新东方离职的罗永浩出版了自传(—— 《我的奋斗》),卖出了20万册,并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为主题,在全国高校巡回演讲。

高中辍学,开过地摊,开过烤肉串店,卖过药材。为了学好英语,我买了100斤的鼓励信,给余写了一万字的推荐信。罗永浩草根造反的故事打动了无数创业者。

很多人评价,老罗刚出江湖就掌握了IP创造的两大核心能力:讲故事和金句能力。但让罗永浩舌头一亮的是,生意不全是一张嘴。

2012年,罗永浩将目光投向了新的赛道:智能手机,创办了锤子科技,从此也开始了“行业内灯火阑珊”的被动属性。

在第一代锤子手机产品发布的前几个月,老罗说过那句经典的话,“等锤子完蛋了,我一定会买下没落的苹果公司,将来复兴它。这是我余生不可推卸的责任。”

除了嘲讽大家都很好奇。罗灿制造什么样的手机?

然而,吹牛还没来得及实现,锤子手机销量暴跌,上游供应链断裂,公司核心员工也相继离职。

2018年12月,供应商聚集在**数码港大厦脚下**。员工们站成一排,身后的白纸上写着大字:罗永浩,别跑,把血汗钱还给我!

第二年

,锤子科技的专利权被字节跳动收购,大批高管和员工离职。罗永浩卸任CEO,只留下一**债。据老罗自己说,他曾经最多欠过6亿。

和贾跃亭一样,他也没有逃到国外。为人忠厚的老罗为了还债,屡败屡战。

2018年,在移动社交氛围下,老罗做了一个“子弹消息”,7天融资1.5亿,但是雷声大雨点小。这个应用只存在了7个月。

2019年3月,老罗在电子烟市场下启动了“小爷电子烟”,表示要“重新定义行业”,并邀请陈冠希担任代言人。谁知道“小爷一次性雾化电子烟电商双11”

台正式开售”的消息刚发出去20分钟,电子烟全面禁售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

从手机到移动社交再到电子烟,所到之处,风口“寸草不生”,罗永浩也因此被网友调侃“风口杀手”。

创业屡屡碰壁,让罗永浩一筹莫展,直到“直播带货”这根救命稻草的出现。

初代网红再就业

6000万入局抖音

2020年3月,罗永浩因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宣布“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消息很快传出,各大电商平台摩拳擦掌、大笔金额邀约,快手1亿、淘宝8000万、抖音6000万,看中的是老罗自带话题热度的营销属性。

与此同时,在**望京凯悦大堂的一场秘密会谈上,时任抖音CEO的张楠向罗永浩开出了极具诚意的条件:过亿的流量倾斜。

彼时,抖音刚和淘宝分手,转而成为宿敌,而罗永浩还背着3亿多的债,双方一拍即合。

4月1日愚人节当天,罗永浩直播电商首秀,一向以去中心化模式为豪的抖音几乎灌注了所有流量,包括开屏、banner与话题在内,超过3亿的曝光指向了罗永浩的直播间。

最终,罗永浩整场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坊间传言,罗永浩一个坑位费用就高达60万。

但纵观罗永浩累计的14场带货现场,只要直播不停,翻车便不断。

推销某品牌洗洁精半价23.9两瓶,PPT展示的时候变成了9.9两瓶;推销网易办公椅,他让直播搭档演示向后躺,反复说万一摔倒了算工伤……

最为经典的一幕是,罗永浩口误将极米投影仪介绍成了“坚果”后,抱着该投影仪,躬身道歉,露出了谢顶的头顶。

但正如老罗所说“车翻得越狠,人设站得越稳”。每翻车一次,隔天各大媒体头条、资讯平台总能出现老罗那张大脸,热度与一直没掉队。

7月17日,罗永浩在一次直播中,将康师傅某产品的“两袋”发货数说成了“四袋”。

20日,罗永浩方表示,凡在直播间下单康师傅3+2夹心饼干的用户,都将会额外收到两袋随机口味的康师傅3+2夹心饼干,所有产品预计 10 天内发出。这意味着,消费者往往也能在老罗一次次的失误中薅着羊毛。

在入局抖音的两个月后,罗永浩宣布将用一年半的时间还清债务,抖音上了无数次热搜、打开了销量,双方实现了完美开局。

带货销量暴跌97%

抖音不行,还是罗永浩糊了?

正当所有人期待着抖音凭借这股气势,撕开电商直播的一个口子时,罗永浩突然糊了。

100天过去了,罗永浩持续高开低走,带货成绩下滑了97%,月总成交额近乎腰斩。

来源:新抖数据

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罗永浩6月累计销售额6500万,与淘宝头部主播薇娅27亿,李佳琦14亿,快手头部主播辛巴19亿相去甚远,位列三大平台主播榜47位。

要知道,这可是抖音力捧的带货一哥,也是标志抖音直播电商转型的代表性人物,带货能力甚至不及同平台的女明星张庭。

更要命的是6月淘宝、抖音、快手主播销售额Top50排名中,抖音阵营仅上榜3位。

而一个月前,字节跳动刚刚确认成立一级部门电商部,统筹包括抖音在内多个平台的电商业务,意图在电商混战中分上一杯羹,如今现实就给它浇了一盆冷水。

坐拥4亿日活用户却无人可用,平台成交不及快手的五分之一。即便罗永浩后来回应称,带货额已重新爬升回3000万,但从整个大盘看,抖音想依靠造星罗永浩转型直播电商的野望,基本已经宣告破灭。

事实上,既没有淘宝、京东等电商上下游产业链基础,也缺少如快手那粘性极高的“老铁文化”,在直播电商方面,抖音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找对路子。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线上零售总额超过10万亿,而直播带货2019年的总GMV近3000亿。也就是说直播带货占整体线上零售的渗透率不到3%,市场空间巨大。

如此大的蛋糕,抖音怎么可能放过,这场硬仗是必须要打的。

在罗永浩慢慢失去热度的同时,抖音也盯上了明星带货,可现实也看到了,小沈阳、吴晓波、叶一茜,一众明星红人相继翻车,牵带着“明星直播带货泡沫”这一词条上了微博热搜。

在当今,MCN机构**和数据造假成为公开的秘密,商家在赔本之后,连吆喝都赚不成。

“目前大部分的直播电商模式就不是良性的发展。主播行业二八效应明显,议价能力太高,对企业完成不了利润转化一切都是白搭。”直播行业分析师郑龙告诉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

据数据检测平台方反馈,几十万的广告费,最后在直播间只卖出去几千单的案例并不罕见。为了制造好看的战报,主播自己下单再退货,导致退货金额接近成交金额,也成了某种常规操作。

“比起还在反复试水的腾讯,抖音虽然敢打敢拼,但似乎还没找到它的天然优势。”上述分析师表示,如果抖音真想破局,单单依靠一个罗永浩是不行的,自建电商销售平台,让中高端商家入局才是王道。

可另一方面,留给抖音的时间和空间都不多了。

据资料显示,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5月,尽管抖音实施了大量站内政策将用户行为向直播倾斜,其直播场均**高开低走,至5月仅38人,相较于快手高达400人的场均**,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抖音快手用户分析,数据来源:面朝科技

在直播电商交易额方面,这6个月抖音直播带货累积成交仅119亿元,同期快手高达1044亿元,达到了接近十倍的差距。

当追淘宝、赶快手成为奢望,抖音电商业务转型也就名存实亡了。

商人重利轻别离

抖音电商转型岌岌可危,罗永浩背后的直播公司却赚得盆满钵满。

公开资料显示,罗永浩目前为**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艺人。该公司成立于去年六月份,由黄贺100% 控股,监事郝浠杰为**快如科技前CEO。

7月18日,“交个朋友”悄悄发布一条预告,宣布携手淘宝直播。

还是熟悉的海报风格,还是熟悉的配方。虽然罗永浩自己“**”抖音,但是公司的其他成员纷纷跑到其他平台“交朋友”。

而在该海报中,罗永浩直播助手朱萧木赫然在列。

虽然此前朱萧木曾在罗永浩缺席的情况下独自撑场,结局惨淡,**人数跌至5万,但不难看出“交个朋友”想透过老罗余热辐射边缘主播的想法。

罗永浩自己也说过“作为一个主播,并不在我的职业规划当中”,“交个朋友”显然是没法靠着老罗这个IP持续发展下去的。

而在几天前,有消息人士透露称,“交个朋友”刚刚获得浅石创投的投资,目前已签署投资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息显示,浅石创投是蚂蚁金服孵化并作为投资人参与的投资机构。在浅石创投的所有投资动态中,“交个朋友”是唯一与直播业务相关的公司。

对此,不少网友为罗永浩感到不平,称其“没有股份、没有职位,空有一个‘首席推荐官’的虚名。”

可事实上,老罗与“交个朋友”公司之间仍有些许隐秘联系。

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查询相关信息发现,“交个朋友”公司监事郝浠杰为**快如科技前CEO,而快如科技则是罗永浩投资的一家年轻的科技公司。

此前,罗永浩曾对外宣称郝浠杰是联合创始人,锤子是投资了快如公司,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快如科技更像是罗永浩用锤子的资产创办起来的公司。

“像罗永浩这样的江湖老油条,真的会甘愿充当门面,被95后的郝浠杰耍的团团转吗?”

另一方面,抖音转型举步维艰、直播带货风口即将退潮,老罗也早早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6月22日,罗永浩宣布进军脱口秀行业,“准备做综艺节目,正在组建团队”;20天后,罗永浩又与独角兽笑果文化达成合作,正式加盟脱口秀大会第三季。

不忘初心,果真讲段子、说相声才是老罗的最终归属。

但无论是抖音、老罗,还是交个朋友公司,本质上都是商人,皆为利往。当罗永浩与抖音慢慢失去合作价值,背道而驰或成为未来定局。

只是基于老罗“去哪,哪凉”的行业冥灯属性,真得为脱口秀的兄弟们捏一把汗。

编辑:沈寂

转载|商务合作|进入读者群

加时代君微信:Time-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