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米是什么意思梗(厚米是什么意思英语)

15年间,从一家普通的律师事务所发展成为组织架构清晰、人数众多、犯罪链条完整的***性质组织。

开“俱乐部会员”“保安”之名,拉拢“打手”“讨债人”疯狂掠夺财富。

2019年2月以来,在山东省公安厅的指导下,在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特警支队、技侦支队的大力协助下,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经过9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成功摧毁了这个以赵为组织者、**者,田、冯为头目的***性质犯罪组织。此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市打掉的规模最大、抓捕人数最多、涉案资产最多的***性质组织。目前,该案已批准逮捕75人,其中47人已被依法判刑。集团首要分子和骨干成员全部归案,破获刑事案件50余起,缴获组织和个人财产6.11亿元。有力净化了治安环境,彰显了公安机关严惩黑恶犯罪的坚定决心。

“黑老板”化身民营企业家公开招募“打手”和“讨债人”

2018年10月,崂山公安分局接到一起非法侵入住宅的报警。然而,在调查过程中,敏锐的调查人员发现,这起看似普通的刑事案件处处透露着异常。“涉黑涉恶”这几个字频频跳入办案人员的脑海。当时全国正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此案引起崂山公安分局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将此案作为崂山区“扫黑除恶”的目标案件进行侦查。随着调查的深入,赵某某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

1981年起,赵先后在崂山区教育局、崂山区**、城阳区司法局工作,后辞去公职,创办山东青城律师事务所、山东华安保安公司等企业。2004年律师事务所成立之初,赵凭借自己在城阳区的人脉和关系,将其发展成为城阳区数一数二的律师事务所。赵某认识田某后,两人一起从事民间借贷生意。面对高额回报的诱惑,赵某某慢慢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非法放贷上,先后成立了几家公司从事放贷业务。2013年至2014年,赵某某等人发起成立青岛青城武术俱乐部,并实际控制山东华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股权,随着经济实力的飙升,民营企业家赵某某将武术俱乐部与前期成立的保安公司机动队合并,逐渐开始暴力催收。依靠这一点,我们公开招募“俱乐部成员”和“保安”,拉拢“打手”和“讨债人”,开始疯狂掠夺财富,以壮大组织力量,独霸一方,非法占有和收取更多的资产。

该犯罪组织为逃避打击,通过律师事务所向其提供法律服务,逐渐形成了“以商养黑”、“以法护黑”、“以黑讨债”的犯罪格局。随着势力一步步壮大,赵在城阳小有名气,有的来这里找组织讨要欠款;就连****公司也向机构索要账户;甚至一些被骚扰、被迫还钱的受害者,也雇佣了这个组织帮他们收钱。

***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和验证邪恶的行为,这是困难和曲折的。

由于该组织在城阳区经营多年,赵人脉丰富,内部成员十分敏感狡猾。它们听到风声,会暂时蹲伏隐身,外围稍有不慎就会惊起。为此,专案组采取的策略是外松内紧。一方面,它停止捕获or的重要成员。

在取证过程中,一些被害人由于法律知识薄弱、借钱后心理压力大、害怕报复等原因,不愿意作证或报案,表现出消极、被动、不愿意报案的心理

经警方调查,2015年,因被害人李某某欠该组织的民间借款未按时归还,该组织以李某某的名义到该公司照顾该公司员工,对其进行威胁,并对该公司进行持械监控。拥有两套价值70多万元的精密机械设备和办公设施,公司失去了持续经营的条件。公司停产停业,资金链断裂,30多名员工失业。2016年,华安保安公司安排胶州市东苑新天地小区售楼处两名工作人员被赶出。赵获悉后,安排该组织成员20余人驾车至东苑新天地小区,用铁管、撬棍、木棍等凶器相互追逐、威胁,致1人轻伤、1人轻微伤。

专案组经过艰难的查找核实,从受害人口中发现,大量受害人多年前曾以公司名义向银行借款或担保贷款,一直未还清,后被该组织人员暴力催收。以此为切入点,专案组收集了该组织收购的不良资产包的详细情况,历时两个多月,走访安排了近千人及相关单位,在全省及周边省份行程数万公里,收集了大量涉嫌案件信息。经过仔细的分析和仔细的判断,它终于得到了确凿的证据。至此,一个以武术俱乐部、保安公司为依托,通过公开招募“俱乐部会员”、“保安”拉拢“打手”、“讨债人”,欺凌、伤害群众,插手民间**,多次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非法侵入住宅、破坏生产经营、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性质组织应运而生。

记录在案罪行累累、善于伪装76号档的“黑老大”也难逃法网。

赵的***性质组织案也引起了上级**的重视。时任青岛市公安局**的闫喜军多次听取案情汇报。青岛市公安局*委委员、纪委**任芙蓉三次到专案组听取案情汇报。山东省公安厅反黑稽查总队听取案情汇报并给予具体指导。青岛市公安局反黑办派员到专案组指导工作。

由于赵***性质组织成员众多,且多有前科劣迹,反侦查意识较强。为确保抓捕工作万无一失,指挥部由市公安局统一指挥,下设刑警支队、特警支队、

崂山分局联合组成抓捕小组,对赵某某等前4人进行抓捕。2019年4月3日,总部下达抓捕指令,并做出具体要求:赵某某必须第一个到案。到案后,其他抓捕小组立即展开。

赵某某反侦查意识强,居住在

用别人信息登记的出租屋内,拨打电话后马上关机,外出步行,出入靠帽子、口罩伪装,加之其一直坚持健身,这番乔装打扮后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成功变身二三十岁的小伙子,极大的迷惑了抓捕民警。为确定其准确身份,抓捕民警故意与其打了一个照面,摘下对方口罩,跟对方打招呼“老王啊”,赵某某惊慌失措的说“不是不是,认错人了”,看见面容后,抓捕民警“那你是赵某某吧”,该无奈束手就擒。赵某某到案后,其他抓捕小组立刻动手,一个小时内,所有目标全部到案。

主要嫌疑人的落网极大的鼓舞了专案民警的士气,然而审查过程却是困难重重,真正的斗争才真正开始。赵某某为巩固组织稳定性建立了自己的组织规约,要求“组织成员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不得随意说出公司内部结构框架与成员分工安排,还设定了不同的奖励档次与惩戒机制(罚款、扣工资、开除等)、职务晋升机制等。

因有组织规约的约束,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起初拒不供认所犯罪行,专案组决定通过审调结合,一方面继续全面搜集证据,另一方面则采取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策略。在专案组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成功突破一名骨干成员的心理防线,如实交代了组织内的违法犯罪事实。下面小弟一见东窗事发,纷纷开口供罪。随着案件一步步明朗,越来越多的组织成员进入专案组的视线。最多时期,专案组一个月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最终共抓获嫌疑人70名。

专案组二十余名民警先后上千次往返看守所和专案组,对涉案嫌疑人进行1300余次审查,查找受害人、证人200余人,共计2000余份笔录、约3米厚的176本卷宗记载下该组织的累累罪行。

在办案过程中,民警们舍小家为大家,老人住院、孩子生病,顾不上照看仍然奔波在出差、提审第一线;加班加点超负荷运转,与保障嫌疑人合理休息时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警连轴转,“铁打的民警,流水的嫌疑人”,蹲点抓捕全天候、抓获一个接着抓、审完一个接着审、“忙完这阵,还有下一阵”是专案组的常态;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导致民警身体亮起红灯,许多同志带病坚持工作仍无怨无悔,正是凭着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一般的涉黑专案从前期调查到收网需要半年时间,收网后的诉讼工作则需要更长时间,专案组却在短短3个月内成功收网、6个月内逮捕47名嫌疑人,9个月移诉,案件办理高质高效。

来源: 山东省委政法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