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2077的表情包(牛马搞笑表情包)

2077年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想象一下你有多酷:

霓虹灯、全息投影、漂浮杯垫……有这么多东西可以看。

人机互联,假肢植入,人工智能.天地一体,满足一切欲望。

字幕来源:@袁剑字幕组

然而,这只是**世界迷人的一面。

如果你只是未来世界里一个卑微的小角色呢?

借助幻想科技改变生活?

这不是不可能的。

但你更有可能来自平凡世界的平凡人。

最终成为。

赛博朋克:边缘行者

一部改编自热门游戏IP 《赛博朋克2077》的成人动画,只讲述了少年大卫在**世界的经历。

是奈做的,一出来就爆。

豆瓣评分9.3,IMDb8.7。

惊悚、犯罪、色情等成人元素。有了机械的加持,衍生出了新版本的宇宙飞船。

更让人惊讶的是。

它讲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道理,够酷,够炫,够有思想。

在好奇的目光背后,我们真正挖掘出来的是对“赛博朋克”这个名词本质的感叹和质疑。

当然未来更高更快更强。

你会更快乐吗?

01

大卫,一个流浪者,决定变得坚强。

世界,夜之城。

一个雨夜,几个警察在聊天。

突然,一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人二话不说,瞄准其中一个倒霉警察的脑袋就是一枪。

爆头的场景中,等离子像高压水枪一样击碎玻璃的四面,喷涌而出,暴力美学达到极致。

你甚至可以看到这个镜头让汽车在原地踉跄。(这是赛博)

tos-cn-i-qvj2lq49k0/22ed27821b0244b7ba619555e9d7f1b4?_iz=31825&from=article.detail&x-expires=1698598199&x-signature=NFKF9VAy9CdY8rOSWGTQ4luZHrw%3D&index=5″ width=”360px”,height=”auto” />

其他警察,要么被炸成两半,要么被从头到脚肢解.

滥杀无辜。

这还不是最**的。

解决了显眼的几个后,这家伙突然加快了脚步,幻化出几个分身,把在场剩下的警察翻了个身,企图藏到耳朵后面。(这个颜色和场景也很赛博)

n-i-qvj2lq49k0/f66415217d1a47c58bc4069647b2be89?_iz=31825&from=article.detail&x-expires=1698598199&x-signature=59rkCn6Mc6LGgR2h24mn3cpm8tM%3D&index=6″ width=”360px”,height=”auto” />

酷毙了,爽翻了。

但随后,就被及时赶到的暴恐机动队入侵了身体电元,烧了系统,完全制服。

这个家伙是军人詹姆斯,他身体加装的军用级别义体:斯安威斯坦,就是这超出常规的移速能力来源。

不光你爽,享受这段记忆的男主大卫也爽。

詹姆斯刚*两个小时,他脑子里这些精彩的记忆就被“趁热”“扒”了下来,制作成超梦向别人出售。

这么牛掰的功能,谁不想要?

但梦只是梦,回到现实里。

出身贫民窟的大卫是个小弱鸡,别看发型张狂,但瘦瘦的小身板一点也不抗揍。

被同学出言不逊为难,想出手教训别人,但是连对方一掌都接不住。

还被嘲笑:

你那是哪来的便宜货?免费芯片?

接着,大卫遭受了人生中第一场暴揍,来自魁臂400系列芯片。就是对手身上的义体型号,功夫芯片中的精华。

没办法,装备压制,比不了。

可第二天大卫来到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报昨天的仇。

这招式,眼熟吗?

△ 背后的伤口还带血

没错,大卫安装了斯安威斯坦,如愿变成了超梦里渴望强大的自己。

狠狠出了这口恶气。

同时,因为殴打学院理事的儿子,就是那位出言不逊的同学,大卫被退学。

幸好,无处可去的大卫因为有斯安威斯坦带来的超能力,被曼恩**的一支佣兵队伍看中,效力其中。

这支队伍人才济济,有主心骨兼大哥曼恩;也有黑客琦薇、露西,可以随时黑进别人的系统盗取信息;也有麻痹敌人的可爱萝莉,个个有过人绝技。

第一次出任务,大卫就挣到了一大笔想都不敢想的钱。

行进到这里,算是个美梦成真的故事:底层的大卫,通过科技如愿变强,并且摆脱了贫穷。

是的,赛博世界用科技为所有人提供了机会。

社会的失败者可以购买超梦,一次次进入自己理想中的世界。

断肢可以由机械臂替代,再也不用为身体残疾而烦恼,甚至还能成为医生。

人的所有欲望,包括生理欲望,无论有钱没钱,都得到了满足。

这是赛博世界让人着迷令人眩晕的地方。

先进的科技,成为社会构成的必要元素。

流浪儿变成强者,也终于不再是童话。

02

真的变强,也不简单

加入了佣兵组织的大卫找到了用武之地,他虽然赚到了很多钱。

却始终是一位边缘行者。

什么是边缘行者?

首先指社会地位。

成为赛博朋克之前,他住在夜之城的贫民窟。每次出门上学,都要走上几个台阶,然后跳下垃圾堆离开。

大卫生活的地方就是个垃圾堆。

家门口,是随地躺倒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去地铁站的路上,枪支犯罪是寻常事;

呕吐的污物,直接从二楼倾泻……砸在另一个人的脑袋上……

Sir捕捉到一个细节。

比以上所有叙述都来得无声,却有力。

第一集大卫走出家门,用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那是个大卫已经习惯晒不到太阳,像阴暗潮湿的蟑螂窝般的存在。

而他后来加入的组织,实际上是替不方便露面的甲方做些拿不上台面的事情,比如**公司机密、收集数据,也免不了**。

实际上,是夜之城两股顶级势力——荒坂公司和军用科技斗争的棋子和爪牙。

大卫一直都在社会边缘,无论是加入组织前还是之后。

大卫的队友曾经用这样一句话概括边缘行者:

赛博朋克不都是

在躲避某种可耻人生的逃难者

或是抱着遥远志向 而迷失自我的筑梦者吗?

无论这些赛博朋克是躲避人生,还是主动拥抱,树立远大志向。

最后竟都指向同一个终点:

迷失自我,逃难者。

这样的人,做法外佣兵最合适不过了:指哪儿打哪儿。

接受任务、任务成功、得到佣金喝酒庆祝;再接任务、任务成功、得到佣金喝酒庆祝……

像机械一样惯性往前,形成闭环。

这是赛博朋克得以聚集成的支点。

也成了归宿。

曼恩,在成为**者之前是渴望变强的小子。他变强了,可变强的代价又令他怀疑迷茫。

琦薇,一直信奉“不要相信赛博世界任何一个人”是生存的法门,自认为清醒冷酷。

却最终*于赛博世界轻信反派。

大卫身上,这点尤其明显。

在片头中,这样的画面出现过很多次:主角大卫被各种其他东西,车流、变幻的城市、其他角色的身体……

快速地流动和映射在剪影之上。

身影的叠加,不只是多重曝光的展示手段。

也是人物命运一个个微妙的注脚。

大卫身上投射出的,始终是不属于自己的使命。

换句话说,他站在自己人生的边缘。

进入荒坂学院学习,是妈妈期待大卫站在荒坂塔的顶端。那是赛博世界最大的公司之一。

曼恩*后,大卫成为老大肩负起整个团队,背负的是曼恩的期待。

*亡前坠落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还是关于实现露西登上月球的梦想。

将自己让渡于他人。

像容器一样装下了所有不得已或得已的选择,但从来没有自己。

他是一个迷失者。

边缘行者组织接受中间人的任务,绑架了荒坂公司的高层田中。田中用尽一切办法诱惑大卫放了自己,但都失败了。

他忍不住发问:“大卫,你心底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大卫惊醒似的发出一声轻“啊”,然后重复着反问自己:我想要什么?

他当然没有回答出来。

被打进的电话打断了。

田中的话惊醒了大卫。但,大卫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也许,想过也无法给出答案。

他人意志的叠加干扰。

让大卫,始终无法看**正的自己。

自然,也无法真的变强。

但将视野放大到整个赛博世界,这何尝不是属于边缘行者宿命式的归途。

找不到自己人生位置的虚无和无意义。

不止是因为,对立面的人。

更因为,还有一幢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03

大卫终成边缘行者

回到刚开始的地方,大卫为何加装了斯安威斯坦义体?

他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生活靠妈妈勉强维持。可是一场无端的街头混战让妈妈受重伤,而赶来搭救的创伤小组,没有及时施救。

因为,不是他们服务的客户。

被送进医院,妈妈也只能接受最便宜的套餐医疗。

甚至,探病也要算在金钱衡量的服务之内。

不能让我看看她吗?

不行,最便宜的套餐不包含探病

这是一个科技无处不在,却又和金钱高度捆绑的赛博世界。

使用洗衣机,要投币;如你所见,医疗也会按照会员等级提供不同服务;甚至除暴的暴恐机动队,执行任务也并非完全按照社会公约。

穷人的骨灰,只配像自动贩卖机中的饮料一样,自动掉出。

大卫每天坐地铁去上学,地铁这头是他家。而那头,则是一个干净美好光鲜的世界。

办公楼明亮的玻璃反射着五彩斑斓的光,美丽的生物在上空飘荡。

是从色调到气质截然不同的,上层世界和底层世界。

这也很赛博。

妈妈希望大卫永远立足那头的世界,于是辛苦养家送他去荒坂公司名下的荒坂学院,希望毕业进入荒坂公司,成为上流人物。

但学校里,大卫一样因为贫穷遭受欺凌。妈妈去世的消息传进学校后,同学送来讥讽: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人生该走的路

偏离那条路并不会带来快乐

你应该从你妈妈的*亡中吸取教训

这是来自上层的,对底层挣扎的喝退和警告:底层牛马,就该老老实实待在原来的位置。

这种**,让大卫下了决心安装斯安威斯坦。尽管这超能义体的获得,是妈妈在运送詹姆斯尸体时偷出来打算卖钱养家的。

这是大卫对操蛋世界的第一次反抗。

当义体医生提醒大卫,斯安威斯坦可能侵蚀大脑,变成赛博疯子时。

大卫没有犹豫,复仇的欲望已经压过了生理的痛苦和伤害。

还记得开头那个**狂詹姆斯吗?他就是一个赛博疯子,心智跟不上强大的义体,最终被义体反噬,变成**狂魔,*于以暴制暴。

没错,义体有副作用。

詹姆斯*于副作用,曼恩也同样*于赛博精神病。

技术就像一把双刃剑。

无节制滥用的时候,也在攫取人的理性作为代价。

这是个很老套的道理。

但当它被蒙上欲望的面纱,警告就变成了无用的呓语。

大卫并没有因为斯安威斯坦出现副作用,他是幸运的。对义体的超强耐受力让他如愿变成了大块头。

△ 大卫加装义体前(图2)后(图3)对比

随着义体越来越多,大卫当然出现过副作用,可他早已在不得不变强的道路上一去不回了。

同时,大卫对自己的下场又如此明了:非*即疯,和所有的赛博疯子一样。

那么,大卫变成了赛博疯子吗?

起码在*前的最后一秒,他理智尚存。

他没有完全疯,却也并非完全正常。

而是以机械体和肉体的混合,**地游荡在意识边缘,无法回头。

这一刻,他成了真正的边缘行者。

没有了来路,也没有归处。

在这之前,他凭借最后一丝意念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站在妈妈期望的荒坂塔的顶端,守护露西。

然后,用自己的义体,为剩下的队友争取时间。

赛博世界的流浪儿。

最终还是没能变成强者。

回到当初。

臭小子大卫尽管贫穷,相比之下他在意功课。同学的讽刺他也满不在乎,上不了学去打份工减轻负担也行。

哪里出了错呢?

人类终极的思索再次陷入循环。

当欲望和资本如愿筑起技术的高墙。

可你 ,却依然被隔在这墙之外。

或许。

这是赛博的未来。

可能,这就是魔幻的现实。

本文图片来自**

编辑助理:艺谋不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