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龙》命格星君(遇龙司命星君喜欢谁)

文|犀牛娱乐,作者|冷罐头,编辑|夏添

早在开播之前,关于《千古玦尘》的争议就来自四面八方。

演员的长相是否适合角色,男女演员是否有cp感,三次奥斯卡后的《下凡》是否经得起小荧幕的考验。收集了很多公众意见。

从选角到预告片发布再到正片上线,《千古玦尘》每次有新动作,都是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引起大量讨论。虽然在这些讨论中正反两方面的声音都有,但不可否认的是《千古玦尘》确实收获了不少热度。根据猫眼数据,《千古玦尘》上线五天,连续四天是猫眼热日。

虽然《唱衰》开播前声量不小,但其实作为S今年的第一部夏衔剧,很多观众还是对它抱有期待的,这从近3亿的播放量就能看出来。

目前剧情线已经过了近三分之一。从观众的反馈来看,颇有两极分化的趋势,坚持己见、“倒戈”的人真的很好闻。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放下先入为主的心态,回到《千古玦尘》本身吧。作为一部夏衔剧,《千古玦尘》值得看吗?与此同时,这两年背后的仙侠剧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

103010是什么颜色?作为上古混沌之神出现的周冬雨成为舆论的靶心。

早在预告片发布时,就有网友投票反对她的着装。节目播出后,关于“周冬雨的颜值撑不住一个古装美女的角色”的声音很多。的确,周冬雨精致的外表在米月、冯岩等众多艳女的衬托下并不那么出众。但其实很多观众忽略的是,周冬雨展现的形象是接近原著的。

原著(古代同一人):中有这样一段对后池面容的描述“回头的姑娘,面容清秀,却只有十五六岁。她尽力了,看起来有点孩子气。她穿着蓝色的衣服,很普通”。这和周冬雨早期在剧中的角色是一致的。

从还原原著的角度来说,周冬雨现在的表现和原著是兼容的。至于那些“周冬雨和后池依旧亲密,但在上古后期,她是最高贵的神,气场撑不住”的声音,有点“贷款嘲讽”的味道。电影的具体颜色要等剧集播出后才能知道。

除了选角,原著系列叙事结构的改变,再加上涉及的cp线,也引起了原著粉的争议。

103010虽然由原作者亲自改编,但改变了叙事顺序,拓展了上古世界的剧情,让一些原著一时难以接受,甚至引发了“注水”等质疑。

叙事结构的变化对剧集的正面作用还是负面作用,还有待观察。但可以明确的是,对于更广泛的观众来说,《千古玦尘》叙事结构的改变降低了观剧门槛。换句话说,上古第33次之后,从原来没有开启神古脉的地方按下开始键,故事线更加简洁明了。

同时,上古世界的空间拓展,包括剧前期的上古鬼马,男主们的傻和甜,都不是魔幻的变化,在原著**中都能有迹可循。

从这个维度来说,《千古玦尘》更像是突破了原著和**的界限,丰富了人物的背景和经历,建立了更完整的世界观。

对于夏衔的戏剧来说,除了人物设定和情节主线,特效也是命脉。虽然《千古玦尘》曾经因为“半个头”的特效被嘲讽

为“小作坊制作”,但其实《千古玦尘》的特效在很多仙侠剧里还是相当能干的。剧中有高级特效作为“后盾”,无论是神界风光,还是神仙打架的著名场景。

arge/pgc-image/SbKf3Dz3waUQT7?_iz=31825&from=article.detail&x-expires=1698639677&x-signature=mwjuYgRvTuKleuttllRxhOFozyk%3D&index=4″ width=”360px”,height=”auto” />

整体看下来,《千古玦尘》在仙侠剧这一品类中,虽然难以跻身上乘,但是处于及格线之上的。除特效制作外,前期上古的“直球”人设,与白玦的甜蜜互动,以及剧中的群像塑造均颇具看点。

仙侠“大战”

尽管近几年古偶市场遇冷,仙侠剧也曾跌入过谷底,但并未走向销声匿迹。恰恰相反,在近两年颇有回升之势。

自《仙剑奇侠传》问世以来,仙侠剧已经有了十六年的发展历史,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了国产剧市场的中流砥柱,深受年轻一代观众青睐。在2015年前后,有《古剑奇谭》《花千骨》等多部爆款仙侠剧出现,且为演员带来了极大的加成,成功向一线输送了一批顶流。

在包括仙侠剧在内的古装剧,正发展得如日中天时,2015年出台的《电视剧管理规定》提出了“限古令”。广电总局对各大电视台下达了新规定: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这一僧多粥少局面的出现,不仅使得制作方对古装剧的投入减少,电视台为了抢占份额也会从其他类型的剧集入手。

以此为节点,古装剧由盛转衰,作为其中一个重要分支的仙侠剧,也进入了短暂的沉寂期。当然,除政策限制外,同质化成风也成为了仙侠剧哑火的重要原因。

但好在时间不长,2018年,仙侠剧再次成为了大热品类,甜宠、反套路、耽改等元素的叠加,使仙侠剧的风头一时无两。《香蜜沉沉烬如霜》《陈情令》《三生三世枕上书》《琉璃》等,均跻身年度爆款剧集的行列。强大的市场**力,也再次吸引了大量资本入局。

从各大平台去年发布的片单来看,2021年上新的仙侠剧数量,将在十部以上。除已播出的《玲珑》《遇龙》《斗罗大陆》《千古玦尘》外,还有《镜双城》《皓衣行》《苍兰诀》《月歌行》《亲爱的吾兄》《尘缘》等多部待播剧集。

尽管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在主旋律之年,这些作品很难全部在2021年和观众见面,但仙侠剧类型的火热,已经清晰可见了。

除此之外,据不完全统计,还有《玉骨遥》《驭鲛记》《落花时节又逢君》《花戎》《重紫》《护心》《仙剑奇侠传5前传》《千秋令》《司命》《驭鲛记之与君初相识》《祝卿好》等近二十部仙侠剧杀青或备案。

综合来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仙侠剧仍然是各大平台、影视公司博弈的重要赛道。但在仙侠剧“扎堆”,头部影视公司掰手腕,平台加码布局的大环境下,如何突破内容套路和创作瓶颈,才是取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