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单志刚是刈族吗(司藤里面的单志刚是谁)

原来秋山也有爱情。

当他还是个不懂爱情的年轻人时,一个漂亮的女孩来找他,告诉他,她叫长生,中医,还有一个名字叫独活。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一种药材叫“独活”,而且还真的有另外一个外号叫长生不老。

就像后来的秦方一样,热血的秋山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不管她是神仙还是凡人。

长生也表现出对秋山的依恋。她会围着秋山不停地叫他的名字,温柔地对他微笑。

有一天,长生主动向秋山告白。

谁知第二天早上醒来,秋山没有看到身边的长生,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跑到院子里后,他发现他的师父,他在星云阁的所有同学,几乎一夜之间就*了。

长生看着他轻蔑地说:“你只有一个人,你活该”!

秋山恍然大悟,——位神仙接近他,根本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他们在星云阁的无数年宝藏。

从这个时候开始,秋山开始憎恨铁杉氏族,甚至在师父墓前下了“此生杀光天下所有铁杉氏族”的毒誓。

所以司腾改朝换代后,“你不配”这四个字一直挂在秋山的嘴边,时常折磨司腾,对所有司腾族人都有着刻骨的仇恨。他受伤了!

说实话,看到这段回忆,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心疼秋山了。你呢?

01

秋山的恶魔也分裂了吗?第一次见到长生的时候,她告诉秋山她叫长生。秋山是他遇到的第一个人类,她也有一个名字叫独活。

此时的长生温柔美丽,眼神中找不到邪恶。

可能秋山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被她的龙身份深深吸引,带她回到了星云阁。

他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

长生很喜欢秋山,经常有意无意地叫他的名字。每一次,他都那么温柔。

秋山一定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于是拿出师父让他保管的宝贝放在她面前。

像九眼天珠一样的陨石。师傅说他也不知道这块陨石是干什么的。当他们有一天加入吊门,自然会有人告诉他们。

永生是众所周知的。

center;”>

因为她很可能和这颗陨石来自同一个星球,所以她很清楚九眼天珠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想把它据为己有。

但,她很清楚陨石的拥有者是她的爱人,一旦她偷走了陨石,她的爱人很可能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在迅速提升妖力和爱人面前,长生你愿放弃变强的机会,问题是她们苅族对九眼天珠天生的亲近感,让她根本就压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于是,就像当初司藤和白英因为爱情而分裂一样,长生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在蠢蠢欲动、迅速占据上风,长生的意识被独活吞没,而独活是不爱长生的。

丘山对此却一无所知,一夜缠绵后,独活偷走了星云阁的至宝九眼天珠,杀*了丘山的所有同门。

丘山一怒之下,用手中可以引来天雷的武器杀*了独活,独活临*前说他的遗言就是丘山。

这之后,丘山开始憎恨所有苅族,也会偶尔思索一下,独活最后的那句话。

直到和司藤、白英“同归于尽”的时候,他才突然想明白,原来他爱的那个长生从来都没有变,只不过她没有斗过体内邪恶的另一个自己,才会让丘山恨了他一辈子,也恨了苅族一辈子。

可惜,丘山明白得太晚了。

02

白秘书是长生的后代吗?

《司藤》中一共有三个姓白的人,悬门的白金,其实他的真实身份也是苅族;司藤的分体白英;单志刚身边的白秘书。

前两个姓白的人都是苅族,白秘书会不会也是?

其实,在剧中,并不是每一个苅族都有司藤一样的妖力的,也并不是每一个都能拥有超出平凡人的能力。

有些苅族,在变成人形后,也就仅仅是个人,他们有时候会忘记自己原来的苅族的身份,而变成了真真正正的人。比如秦放的爷爷和父亲。

但是,不管这些甘愿做人的苅族有没有从前的记忆,他们在成为普通人之前,脑子里的执念却始终都在的。

比如秦放,在遇到司藤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苅族的种族存在,自己却是个实打实的苅族后代。

而他在遇见司藤后不久就爱上了她,司藤也说他们之间的缘分是注定的。

说回白秘书,在单志刚 的公司,所有人都觉得单总很古怪、很不近人情。所以没有人愿意接近他,只有白秘书总是在不自居地关心他,在他几天没去公司后,会找到他的家里。

如果这仅仅只能说明白秘书在暗恋单志刚的话,那么在大街上看到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单志刚,或者已经不再是单志刚的丘山,她怎么就那么不由自主的热心,话说前一秒她不是还在为找不到单总而焦虑的吗?

这还不算,白秘书还把丘山送进了医院,第二天一大早又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看他。

说明什么?

冥冥之中,白秘书觉得老者就是单志刚。

而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完全是因为她是长生本人。

司藤在中了爻水灰飞烟灭之后还能重新修炼。还能分裂出西西来找秦放,长生为什么就不能?

更何况,长生对丘山的执念,丝毫不亚于司藤对秦放呢!

只可惜,丘山直到还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都错怪了长生,就算他想后悔一切也都已经晚了。

前半生错过了长生,后半生错过了白秘书,丘山太可怜了,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做的那些恶心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一点点可怜来洗白的。

不过,好像很多网友更关心的是,单志刚那么有钱,还有一幢那么漂亮的房子,他自己变老了之后不方便花也就算了,为什么不让他唯一的徒弟颜福瑞继承呢?